旧版
当前位置:首页>女性联盟
医学是什么
作者:郎景和

郎景和

2010-08-01 14:31:18

411400

——医学是人类情感或者人类善良的一种表达

      我们知道科学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自然科学,一类是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研究客观事物“是什么?”,比如说水是H 2 O;社会科学研究人与自然、人与人“要怎样?”,比如利用水利、防治水患;人文科学是人的精神世界“应怎样?”,一个人的情感意识应该是怎样的?比如我们说男人壮如山,女人柔如水,其实并非山水也,乃情感意识寓于其中。医学不完全是自然科学,也不完全是社会科学,甚至也不完全是人文科学,它实际上是一种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及社会科学结合的综合学科,或者叫做边缘学科。

 

      由此看来医学不是纯科学,它是人类情感或者人性的一种表达方式。

 

      医学是一个科学中的“弱项”,它总是在其他学科的前拉后推下“爬行”,是永远的“落伍者”。我们现在所有医学的发展,都是在其他学科的推动下前行的,如分子生物学、内窥镜学、影像诊断学、药物治疗学等,都是从其他的学科开始的。所以医学是很落后的,医学是不能超前的。 


      而且医学或实践医疗总是受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甚至风俗习惯的影响与制约。100年过去了,医学有了很大发展,有输血、抗生素、抗肿瘤药物、麻醉及各种高超的手术技术,但是某些地区和国家甚至没有医疗,或者基本的清洁水源!

 

相关阅读:
我很重要——毕淑敏

医学要怎样

生命之美在于和谐

王智彪教授谈生命

超声消融医生感悟:恻隐之心

下一页:医学庄严而神圣[%page%]
      医学庄严而神圣,请看希波克拉底誓言:
      仰赖医神阿波罗、自然之神及诸多神灵,我愿以自身能力和判断力所及,遵守此约。凡授我艺者,敬之如父母……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我严守这一誓言,愿神明赐我医业昌盛,无尚荣誉,我若有违誓言,愿受天意殛之。


      1998年,我在一本我的《一个医生的哲学》(中国文联出版社)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可以认为医学是人类情感的一种表达,是维系人类自身价值,并保护其生存、生产能力的重要手段。


      自从有人类开始,便有了医学。尽管它的起动是原始的、落后的,甚至是自然性的、不自觉的,如对出血的局部压迫、病灶的烧灼、针砭等。也会遇到缺乏人道的“医疗”服务。但救死扶伤毕竟为人性善良的体现,进而成为文明社会的一种责任。


      我们来看看医学的洪荒时代和蒙昧状态:一位妇人的丈夫非常粗鲁,她对此不堪忍受却束手无策。一天,她看到牛圈里的小牛特别温顺,一下子突发奇想:如果把小牛的血输给自己的丈夫,他会不会也温顺一些呢?当然这肯定是第一个牺牲者,但却可能是输血的最初尝试。

       剖宫产起源很有戏剧性,一个产妇快要死了,身边上的人们想,如果能在几分钟内把孩子取出来,也许会保全一个新生命。后来称帝王切开(Cesarean Section),但是凯撒大帝非剖腹而生,现今剖腹产率竞达50%以上。


      有这样一副图画:在一个风雪之夜,一位助产婆(乃为产科医生之鼻祖)出诊接生。产妇家属惊恐万状,焦急不安,产婆稳健自信。她右手提着马灯,左臂挎着接生用的器具,手里还攥着一个酒瓶。酒瓶中的酒并不是为了消毒的(当时还没有消毒概念),而是为了在必要时让病人清醒一点,有点力气生孩子。我们感觉的是医学的善良和神圣!

相关阅读:
我很重要——毕淑敏

医学要怎样

生命之美在于和谐

王智彪教授谈生命

超声消融医生感悟:恻隐之心

下一页:医生要走到病人床边去[%page%]

      最近在妇产科月报会上,我向同事们推荐了《生活之路》这本书。作者是非常卓越的医学教育家威廉·奥斯勒。他在上个世纪初,就曾经非常尖锐、切中要害地指出:医学实践的弊端在于“历史洞察的贫乏,科学与人文的断裂,技术进步与人道主义的疏离”。这三道难题至今依然困惑着现代医学及医疗的发展与改革。

 

      林巧稚大夫曾说过,医生要永远走到病人床边去,做面对面的工作,要看病人,而且要把检查结果和自己的经验结合起来,然后做出诊断。

 

      如果把医学当作一个纯科学,那就很危险。因为大家都知道,纯科学、纯自然观念将导致机械唯物论、存在主义。解剖有变异,生理有动态,同病有差别,不可以完全用各种数据和结果去解释患者的病征或“生活体验”。患者是按照其生活和自身体验看待功能障碍或问题的,这和医生的思路不相符合。所以医生必须要理解病人,要体察病人的感受。

 

      鉴于医学的学科特点,作为一个疾病的诊断和治疗,要遵循两个原则:    一个是科学原则。就是要针对病情——疾病的病生理、治疗方法、技术路线等来做判断。一个是人文原则。针对人情,不是我们一般讲的人情,而是病人的心理、意愿、生活质量,个人与家人需求。这两个原则都考虑到了,才是一个好的医生,才是正确理解了医学的真谛。

 

      因此,我们在选择诊治方式的时候要兼顾双方,既要保证有效性,也要保证安全性。这个方法,这个手术适合这个病人和他的病;而不是让这个病人和他的病适合你的方法,你的手术。一定要把最有把握的方式给病人,病人也应该是情愿接受的方式才是好的。
 

      以前我们经常说这个病人适合什么手术,那个病人适合什么手术。这不全面。病人和他的病这是两回事,我得的阑尾炎和你得的阑尾炎不完全一样。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法,应该考虑四个因素:病人和疾病,医者和医法,这四个条件完全适合才是最好的方法。请注意,是四个因素,不是什么疾病适合什么医法两个因素。这其中体现了“两个人’’一一病人和大夫,两个决定的因素。
 

       所以,所谓医疗的成功也是多方面,用药施术正确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有时却不是绝对。  临床上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尽了很大的努力,千方百计,可以认为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病人还是没好。因此,没有错误不等于完美无缺!即使你没有失误,甚至你无可挑剔,你也可能失败。“何况不犯错误的医生是从来没有的”。这句话不一定对,其实应该是对的。没有不犯错误的人,但是医生犯错误关系比较重大,最好不要犯大错误。

 

相关阅读:
我很重要——毕淑敏

医学要怎样

生命之美在于和谐

王智彪教授谈生命

超声消融医生感悟:恻隐之心

下一页:做医生,要做到“通天理、近人情、达国法”[%page%]

      作医生,要做到“通天理、近人情、达国法”。
 

      什么叫通天理?就是要掌握自然规律,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近人情,是要了解并知晓人的思想、意识、情感、意愿;达国法,是要符合诊治原则、规范,以及技术路线、方法技巧,也要包括有关法令、政策。
 

      最近我读了一本书,叫做《江边对话》。是一个很有智慧的领导者与美国的一个很著名的基督传教士的友好对话和交流。他们讲了对宗教的看法、对科学的看法等很多问题。为什么今天讲这个呢?基督教徒信上帝,上帝有一个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在心中,你认为它是,就是了。不过爱因斯坦说得也不错啊,“上帝很难琢磨,但上帝没有恶意”。那么无神论认为,这个实验室在心外,我们要去探索和寻求。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提出来了,那么多非常伟大的科学家,比如说牛顿、爱因斯坦,他们都是基督徒,他们信教,怎么理解呢?很巧妙,他说“上帝指引方向,科学家完成细节”。
 

      我们是无神论者,我们不认为有上帝在哪里,但是我们认为有自然规律。上帝是什么?我们姑且把它作为—个自然规律去认识它。科学、科学家就是要去寻求这个自然规律。医学也是如此。

(作者:郎景和) 

相关阅读:
我很重要——毕淑敏

医学要怎样

生命之美在于和谐

王智彪教授谈生命

超声消融医生感悟:恻隐之心

 

请医生答疑解惑,可扫描右边二维码加99子宫网医生微信;与病友交流互动,可加肌瘤/腺肌症QQ交流群: 141721634

肌瘤/腺肌症交流群二维码
评论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