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当前位置:首页>女性联盟
保宫护孕 用善良谱写医者仁心
作者: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艾星子·艾里

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艾星子·艾里

2024-07-05 14:47:45

229000

保宫护孕 用善良谱写医者仁心

  唐代医学家孙思邈在《千金方·论大医精诚》中要求医者对患者要有大爱之心、悲悯之情、救苦之志,不计个人得失,一心救治病人,而医者也因此成为“苍生大医”,这种人文精神被成为医者仁心。作为工作了30多年的妇科医生,那怎样的境界才能彰显医者仁心呢?应该是为患者保住子宫,而不是一切了之。


  郎景和院士在很多次的讲座中提到过保护是周全,保护是人文,保护是智慧,外科的最高境界是不做手术,或少做手术,或做小(微创)手术,和希波克拉底的“首先,不要损伤”应该是不谋而合了。


保宫护孕 用善良谱写医者仁心


  子宫,对女性来说子宫是很重要的器官,不仅繁衍生命,更是重要的生理功能的调节器和控制器,是一个非常灵动的性器官,是女性能量和活力的源泉,是青春与美丽的守护神。但居然有2种常见的良性的疾病,会经常困扰着子宫,甚至可能让我们失去子宫,那就是子宫肌瘤和子宫腺肌症。


  在以往传统的治疗方法中,很多时候这两种疾病首选的治疗方法是全子宫切除,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患者本人逐渐意识到了子宫的重要性,甚至有患者姐妹说保住子宫才能保住老公。这说法虽然有些夸张,但也反映了切除子宫后丧失性欲从而导致离婚的残酷现实。保住子宫的方法除了传统的开腹手术、腔镜手术,高强度聚焦超声治疗(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osound,HIFU)技术是近几年备受关注的黑科技,不开刀、不流血、恢复快收到了患者的广泛喜爱,甚至有患者姐妹说:“不喜欢在肚子上动刀动枪的”。HIFU就像做了SPA一样是一种舒适性的治疗过程。


  从2015年8月7日我们开始了第一例HIFU治疗,是个经历了一次开腹手术的复发的子宫腺肌症,不愿意再开刀,在门诊欣然结束了HIFU无创治疗,到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了近3000例,也在治疗中体验了患者的喜悦,也感受到了百态人生,我们的患者故事虽然平凡但也是可歌可泣的。


  故事一:一位依从性超赞来自安徽的子宫腺肌症患者,做好HIFU控制月经一段时间,停药立马成功怀了第三胎儿子,也成功逆袭,改变了因前2胎都是女儿备受婆婆各种挤兑的复杂家庭关系。虽然有点无奈但真为她高兴,她生完孩子捧着鲜花一进门说:“艾医生你说我一定会生儿子我生好了,你说生好一年过来复诊我来了……”。产后一年她也没放飞自我,一直在线上做规范的管理,子宫大小保持的很好,跟我门诊的小伙伴们都觉得这位患者太优秀了。这位患者十分善良,前几年在婆婆的各种PUA中坚强生活不仅照顾两个女儿,还坚持努力工作积极治疗最终如愿以偿,是不是符合善念善行天必佑之啊。


  故事二:一位自媒体博主,也是个网红小姐姐,可以说把常见的妇科疾病基本得了个遍吧。2年前是因为葫芦形8cm肌壁间肌瘤+多发米老鼠耳朵样浆膜下肌瘤+马奶子葡萄样子宫内膜息肉混杂不孕因素来的,经过反复商酌考虑,40岁左右备孕时间宝贵啊!先做了宫腹腔镜联合:宫腔镜摘了葡萄……顺便通了输卵管,腹腔镜下本以为米老鼠耳朵只有2个,没想到9个,均匀一致核桃般大小,排在一排像极了保龄球……之后葫芦娃肌瘤做了HIFU想着可以尽早备孕了吧!没想到这位患者有出现三叉神经痛、肠道问题等等,又折腾了2年左右。她基本把上海几家医院跑了个遍,随访中又发现了不是很大腺肌+巧囊,采取了药物治疗好不容易将各项指标趋于正常,如今终于可以进入备孕阶段咯,只能希望能她能像其他患者那样早日实现梦想吧。


  故事三:来自我家乡的维吾尔族患者姐妹,是个未婚的子宫腺肌症,于2018年1月在新疆确诊为子宫腺肌瘤,当时才34岁,说是去了两家当地比较权威的医院,给她的治疗方案都是切除子宫。患者的语言往往是最真实的,我们收集患者故事的时候她非常乐意的分享了她的心路历程:“虽然以前有过不结婚的想法,但是无法选择,这种切除子宫的治疗方案让我心里特别难过。能选择和没得选择,完全是两种心境,我开始绝望了。在我跟上海的朋友倾诉我心中的烦闷时,朋友告诉我:赶紧来上海!上海有我们的艾星子·艾里专家,她的团队做HIFU特别专业,可以保留子宫,已经有很多海扶宝宝出生啦!毕竟我离上海很远,请假也特别困难,于是我开始在网上针对HIFU做功课(友情提示:网络上众说纷纭,要客观理解,要有辨别能力,多参考官方网站,一些带有个人攻击色彩的或者神化效果就过滤掉)。


  避开生理期以后,我到了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在艾里主任门诊就诊后,很快安排了住院,2018年4月10号就安排做了手术。我自己很胖,皮下脂肪太多,当时还担心自己不具备能做海扶刀的条件,没想到海扶刀治疗特别顺利!出院后我回到新疆,继续工作,原本应该术后三月复查,因为工作原因,我11月16号才去复诊。复诊的时候,我看到了奇迹!术前5厘米大小的病灶,完全不见啦!艾里主任很开心,我更开心!我们紧紧相拥在一起,留下了开心的眼泪。不瞒大家说,去上海前,我当时已经做好二次手术的心理准备,因为我觉得我的复发率比较高,原因一是我爸爸那边的家族得肿瘤的人比较多,特别是两个姑姑,都因为子宫肌瘤在40多岁切除了子宫;二是因为我是抑郁症患者,情绪波动太大,女人的情绪对甲状腺、乳房、子宫的影响都很大;原因三是我胖,很容易得子宫疾病。


  HIFU手术之前月经量大的都要怀疑人生,白天都要用42cm的卫生巾,有时候就直接坐在马桶上,晚上都是用产妇穿的卫生巾,像成人内裤一样的。因为月经量多,贫血,动不动就头昏乏力,身边朋友还笑我,说你那么胖,怎么可能会贫血啊。HIFU术后,我重新用起了日用卫生巾,感觉自己也有活力啦,再也没用过42cm的卫生巾了”


  相信很多妇科医生一生中做的最多就是子宫切除吧,记得我的第一例全子宫是1995年做的,是我们医院工作的阿姨,人比较偏瘦,是因为多发子宫肌瘤切的子宫,解剖非常清晰,可以清楚的看到输尿管的走形,手术非常顺利,出血也少,很快就出院了,这台手术还得到了丁岩教授的高度认可,说我有悟性,到后来我出国推荐信里,也总有悟性高这一条。2004年去澳洲Peter Maher和Felix wong教授那里学习了腹腔镜,回国后在丁岩老师的鼓励下积极开展了腹腔镜手术,开始的全子宫都是国内腔镜大咖们如姚书忠、梁志清、陈洁等顶级教授手把手指导的,后来刘开江教授带着做了宫颈癌子宫内膜癌的广泛手术。从2013年来到上海逐渐了解了HIFU,从2019年成立海扶中心建立了小小的团队开启了保宫护孕的篇章。切子宫不难,保子宫不易,子宫难得,我们处处为病人着想,让病人觉得经过我们的治疗让她成了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我们用一言一行用善良谱写着医者仁心。


请医生答疑解惑,可扫描右边二维码加99子宫网医生微信;与病友交流互动,可加肌瘤/腺肌症QQ交流群: 141721634

肌瘤/腺肌症交流群二维码
疾病咨询专业医生为您解答疑问
提交
评论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