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
当前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
《手术情缘》第17章
作者:

2010-09-19 12:05:39

171000

第 十七 章

 导语:“我想我是遇到菩萨了”,贺仙芝的“菩萨”就是超声消融设备。正是它保全乳房而又成功切除肿瘤的手术,挽救了贺仙芝的寄人篱下的同居生活,进而成全了她的婚姻。

    跟她是说不明白的,她也不需要明白这些。这是医生的事。她只需要明白一件事:那个癌块切掉了没有?检测结果出来了,“切”掉了,恢复正常。

    其实这一点,不检测也能知道,她的力气恢复了,所有使他难受的病症都在睡过那张“床”以后消失了。

    一个礼拜后她又出现在医院的垃圾桶旁,不过已不是捡垃圾。她穿上了白大褂,戴上了一个口罩——她很中意自己的大半个脸被蒙起来,只露一双眼睛,而眼睛是她最好看的地方。

    医院为她安排了一份清洁员工作,有了说得过去的固定收入。老头在与儿女通电话谈到“另一半”时,口气变得强硬,理直气壮。一,她有力气照顾我,不然你们回来照顾也行。电话那头就不做声了,让我们回去,有那么简单吗?现在不兴调动工作了,再说找个满意的工作容易吗?二,她现在医院找到了工作。一家大医院!老头更加理直气壮,“在医院工作”,有效地逼退了儿女的阻拦。

    顺理成章地结婚。一对70多岁的新郎新娘到医院发喜糖。倒是老新娘留了个心眼,事先到超声消融中心对医生、护士们叮咛了一番,千万不要告诉他我得过什么癌啊!

    当然当然。放心吧绝不会说的。医护人员众口一词,众志成城,谁都一副打死我也不说的表情。病人的隐私嘛,理应守口如瓶。发喜糖时蜂拥而上,人人都忙不迭剥开糖纸往嘴里塞。大呼小叫地向新郎新娘道喜。热闹极了!

    大妈做过乳腺癌切除这件事就瞒住了。大爷一丝丝风声都没听到。其实他需要的是大妈的健康,大妈现在健康得连感冒都难得感染一次,这不就得了!

    大妈并不是不担心泄露“机密”。有一次她和另一个清洁员聊天时,就谈到她担心被发现的紧张心情。那个清洁员比她年轻十几岁,可是胆小,悄悄藏了几百块钱私房钱老怕被老公发现。成天疑心,弄得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着。大妈就用现身说法为她打气。

    大妈说:我那个死鬼呀比你老公难对付多啦。俩人睡一个被窝,要瞒着他那才叫难!又不能不让他摸奶子吧。同居,他就有资格摸嘛。我那个硬陀陀发现的早,只有黄豆那么大,又长在里面,是摸不出来的。弄掉后我反倒怕起来,怕露了马脚,你不知道那个死鬼摸得多仔细,又是摸又是捏,还要揉,他说现在反正没别的娱乐,就整整这些吧。

    结果摸的我心里发毛。那个紧张呀,就怕他知道我做过手术,你想得过癌症的人,不把他吓跑才怪!

    老天保佑。他摸了老半天也没有发现!

    我起床时大着胆子试探他,问:你昨晚摸了大半夜,发现有什么变化吗?那死鬼偏着脑壳想了会儿说:有,有变化。

    我头皮麻了一下,问他:有什么变化?

    他说:像揉面团子,越揉越顺手呗!

    差点没把我笑死。老不正经的!

    听得十分专注的年轻女清洁员松了口气,也跟着笑起来。她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一大半,问:那个硬陀陀没再长吧?

    大妈说:没有,五年下来,医生说情况良好。不信你摸摸?说着就要动手解白大褂扣子。

    年轻女人按住她的手,脸却先红了:大妈,我信我信。你也不怕旁人瞧见!

    大妈哈哈大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哇!我想我是遇到菩萨了!

    左边还是右边?除了病人和医生恐怕没人能分得清——哪个乳房做过手术?超声消融,哈,消除了融通了,肿瘤的克星。不仅治好了大妈的乳腺癌,而且让她找到了幸福的晚年。她的幸福非常简单: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屋顶,和一个在一口锅里吃饭的老伴儿。可是这个再平凡不过的向往差点被残酷的癌症给夺走了。大慈大悲的观音啊,只用了两个小时就把幸福还给了她!谢天谢地,她又回到了那间很小的简陋的屋子。她还是原来的她,一点变化也没有。老头子也依然如故,他的爱抚永远那么粗鲁却不乏爱意。他的巴掌找不出哪只乳房病过,左边还是右边。也压根没找过。左右都是一个样子,与生俱来的原模原样。大妈放下心来,坦然地躺着,任大爷无意地“查询”,左右逢源。老头子接受她,有着自圆其说的理由,上床关灯时便叹一口气,大声对自己说:关了灯都一样,什么好看不好看,我就当你是过了气的电影明星……… 

下一章:《手术情缘》第十八章   周醒的信念

<<上一章        总目录        下一章>>

请医生答疑解惑,可扫描右边二维码加99子宫网医生微信;与病友交流互动,可加肌瘤/腺肌症QQ交流群: 141721634

肌瘤/腺肌症交流群二维码
疾病咨询专业医生为您解答疑问
提交
评论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