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志愿者之家
《手术情缘》第5章
作者:

2010-09-19 10:54:44

184600

第 五 章

      导语:周醒在科室大会上,为曾经反对他的老方的自我表功式的发言而大开绿灯——会不会触犯众怒?赵萍对此深感担忧。更让她猜不透的是,在此之后周醒还会做些什么?

 

      周四下午下班前开了个全科室会。

      照例是各组谈情况。破例的是老方发言。老方跟周醒年纪相仿,但级别相差很大,至今还是中级职称。由于是大专学历,升迁无望,错过了好几回评职称的机会。自嘲是“留级生”。莫非是“留级”的压力迫使他反弹,发言尽是自我表扬,做了哪些好事,受到第几床和第几床的表扬,给自己评功摆好。

      说到后来,会场上就不安静了,扯闲话的嘤嘤嗡嗡响成一片。谁在低声吃吃笑。赵萍几次示意周醒该打住了,周醒却没看见似的,让老方继续“念经”。

      会议结束时,周醒居然表扬了老方。

      在晚饭桌上,赵萍问:老方这种低水平发言,你还表扬?

      周醒说:他说的是实话,人家做了不少工作。

      你知道群众怎么议论吗?说他的发言是“小儿科”,上不了台面。

      周醒:我们开会不是演讲比赛,比谁的口才好。

      赵萍提醒他,你周醒提主任征求群众意见时,谁在唱反调?老方嘛!

      周醒说那也很正常。

      赵萍火上来了,说:他可不是一般地反对,跑到院长办公室去闹。闹得满城风雨!

      周醒当然不会忘。但能记一辈子吗?

      赵萍见周醒不急不火的样子,更来气了。问: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什么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赵萍说:就要评职称了,老方的发言是为自己造舆论!你是真糊涂看不出?

      周醒说:我自然是假糊涂。

      赵萍愣住了。假糊涂?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周醒说:跟老方共事十年了,他的想法我能一点不知道?我支持他评副高。

      丈夫居然为一个为全科室所不齿的老方提职称开绿灯。“假糊涂”!赵萍忽然有一种被骗的感觉,

      她说:别说副高,你就是提老方正高也是你的权力,我们无权干涉,但是,我要提醒你,别忘了群众。请记住一句话:“民意不可违”!

      周醒不解的问:难道提老方是违背民意吗?他脸上浮出笑意。一种抑制不住的笑意。

      周醒的笑比正面辩解更恶毒!

      “民意不可违”使周醒想到历史课本上的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还有袁世凯称帝。这些反动派就是在广大人民的讨伐声中倒台的。现在在赵萍眼中他也成了袁世凯之类!有点儿滑稽。

      赵萍生气是有来由的。周醒是假糊涂?这样明显的一步棋难道他看不出来?医院最近要补进一位副院长,准备退休的副院长建议由周醒继任,医院领导层对此基本上没有太大争议。据说只有一位副书记表示不赞同,他提出另一个人选,内科主任接任副院长。他本人是从内科提升的,会议发言有时还带出一句“我们内科”,“我们”就表明他的屁股还坐在内科那边。因此他提议由内科主任继任副院长一说未得到多数领导成员的认可。对周醒的呼声占了明显优势。

      但事情还没那么简单。一是要上级单位卫生局批准,二是还要在群众中通过。特别是妇产科的群众,同意或反对成为关键。卫生局批不批,也把群众意见放在重要位置上考量。

      赵萍早已摸了底。院长透的口风。为人做事一向正派、严谨的院长,不搞送人情的自由主义。但精明的赵萍还是想办法套出了内部消息。一次市里卫生系统开会,院长出席外,妇产科还得派一名熟悉业务的骨干医生参加。这个开会的任务就摊在了赵萍头上。赵萍是科室骨干无可争议,但她对外出开会之类的事儿不感兴趣。家里有一个人出头就够了,周醒主外嘛,她的责任就是辅助老公。然而这次例外,她没有放过与院长单独接触的机会,散会后赵萍拦住院长,说:“你还欠我一顿饭呢!”

下一章:《手术情缘》第六章   妻子赵萍的“棋局”

<<上一章        总目录        下一章>>

请医生答疑解惑,可扫描右边二维码加99子宫网医生微信;与病友交流互动,可加肌瘤/腺肌症QQ交流群: 141721634

肌瘤/腺肌症交流群二维码
评论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