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中文|english  99子宫网官方新浪微博99子宫网官方腾讯微博

电话:023-68881978

国际子宫肌瘤服务平台
如何申请QQ号和加入QQ交流群
QQ语音报名
99子宫网论坛

患者故事 | 首页 > 子宫肌瘤患者见证 > 患者故事 > 我经历了子宫全切除手术,亲身感受切除子宫有什么影响?

我经历了子宫全切除手术,亲身感受切除子宫有什么影响?

作者: 佚名 来源: 39健康博客 发布日期:2013-06-05 访问量:

[导语]子宫肌瘤被称为“妇科第一瘤”,作为良性疾病,子宫肌瘤不会癌变。然而,中国每年却有150万的姐妹因为子宫肌瘤切除子宫。我们在问这么多不必要的子宫切除术什么时候才能停止时,更为这些被切除子宫的姐妹惋惜难过。一起来看患者姐妹的子宫全切手术经历:

  子宫是女性青春和魅力的守护神,重要的性器官,但是有的女性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切除了子宫,切除子宫后会有什么影响呢?看患者姐妹分享的子宫全切手术经历,告诉你切除子宫有什么影响?

我经历了子宫全切除手术

   2009年7月7日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因为我成了一个不完整的女人!
  
  从03年体检时发现自己长了2厘米的子宫肌瘤开始,一颗炸弹就埋在了心里,每每想到肌瘤心里就会担心,恐惧,隐隐的痛。我心里很清楚,一场痛苦正等着我,只是时间的长短了。
  
  以后的每一年,我都要复查两次。开始几年长的速度不快。09年的2月,是6.2厘米。6月就长到了7厘米。医生建议肌瘤长的速度快了最好手术,再拖下去有可能会癌变。
  
  听了医生的建议,我决定手术了。在最好的红房子医院做好了预约,又做了手术前的各种化验和检查,拿到了所有的检查结果。知道手术日期临近了,我的心里一天比一天紧张。只要一想到手术,尤其是在睡梦醒来,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场避免不了的痛苦让我寝食难安,心烦意乱,心总在高空中悬着。
  
  一个月后,7月6日,周一,我接到了入院通知。
  
  带着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我惴惴不安的走进了医院,办理入院手续,选病房,选床位一切顺利简单。接触的工作人员,护士也都耐心细致。办完所有手续已经到了午饭时间,对于一切茫然的我只能等在病房里,听从医护人员的安排。我不知道手术前还要做什么,想问病友,但病情不一样,不知道过程是否一样。看着那些表情痛苦,身体虚弱的病友我也不忍心打扰她们。
  
  下午2点多,主治医生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详细询问了我的病情,看了全部术前化验单,做了记录,又给我做了检查,就告诉我周二手术。接着有工作人员来通知我去做B超,手术前都要再做一次B超的。排了很长时间,轮到了我,出来的结果令我吃惊,一个月竟然长到了8.3厘米。
  
  拿到了B超报告,我给了医生,我们开始商量手术方案。我的情况是:一个大的,还有很多小的在2厘米以下。医生的通常做法是:如果只是一个,可以做微创手术,就是在肚皮开小口,用腹腔镜将肌瘤清除。这样最好,痛苦小,恢复快。还有,多发性的肌瘤可以做微创也可以做剥离手术。但不能保证清除彻底,以后还有复发的可能。复发的可能要因人而异。剥离手术是开子宫,在医生的视觉下将肌瘤剥离,但是也可能有很小的看不到的漏剥。多发性的剥离手术时间要长,失血要多,优点是保留了子宫。
  
  我是44岁,医生的建议是以后不要孩子了,最好是子宫全切。我是多发性的,微创和剥离,将来复发的可能性都很大。不能彻底根除,将来还要经历手术的痛苦。入院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单纯切除子宫的思想准备。子宫全切的意思是把子宫和宫颈一起切除。医生建议我连同宫颈一起切除的时候,我犹豫了,我想毕竟是自己身体的器官,能保留的尽量保留,我舍不得。医生的建议很明确,通过她们多年的经验,单纯切除子宫,宫颈就是末端了,血液循环不好,更容易病变(现在宫颈癌的发病率本身就很高)。为了不留后患,最好是全切。但切除宫颈的缺点是影响夫妻生活。我和老公考虑再三,为了身体健康,不留后患,听医生的,全切。
  
  在手术单上签了字,就到了晚饭时间。护士通知我不要吃晚饭,要清洗胃肠,做术前准备了。跟着护士到检查室,清洗了与手术有关的部位,护士又给了我两瓶透明液体让我喝下去。一瓶小点应该是甘油之类,另一瓶好像是葡萄糖。护士叮嘱小瓶的一定要先喝,要喝完。我分几次把小瓶的喝完,还好有点甜甜的。大瓶的喝了一半,实在喝不下去了,胃里很涨。过了二十几分钟,肚子里就开始不舒服了,没多长时间,从晚7点多就开始排便了,一会儿一次,总有排不完的感觉,折腾到了凌晨5点。喝了药水之后,总感到口很渴,护士交代,晚10点之前还可以喝点水,10点过后一点水都不能喝了,排便要排到清水为止。
  
  我一夜没睡,筋疲力尽,腿都软了。早晨医生们一上班,就来通知我上午手术,到时候会有人来推我进手术室。痛苦就要来临,我立刻忐忑不安了。不论是谁推门进来,我都会紧张的心怦怦乱跳。一个小时以后,一个中年男子笑着进来,喊着我的床号。走吧,我硬着头皮,无可奈何的躺在了推车上。心里一阵比一阵紧张,没有理由退缩,无助的被推进了手术室大门。大门外,只有老公一个人在等着我,我告诉过他就在门外等我,不要走远了。
  
  我被推进了一条走廊,两边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手术室,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清楚的看到医生正在做着手术。我心跳的自己都能听到了。还有一个病友也等在走廊里,我问她紧张吗,她无奈的笑一下说:“紧张,紧张死了。”
  
  一会儿,一个病人被推出了手术室,有人喊着我的床号和名字,得到我的确认,我被推了进去。我自己从推车躺到了手术台上。手术室里有两名医护人员又确认了一次我的名字,问了我手术的内容。她们边忙着手里的工作边聊天。痛苦马上就要降临了,我的忍耐达到了极限,我做过刨腹产手术,知道这次手术的痛有过之无不及,我流泪了。那位胖一点的医生问我为什么哭,我告诉她,首先我怕疼,其次我想不通,我的朋友有好几个都有肌瘤,但她们长的速度都很慢,最大的也只有2--3厘米,我的却长的这么快,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手术,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再有这毕竟是从出生就伴随我到现在的器官,现在就要失去它了,我很心疼很舍不得。她笑着劝我,她说,大街上走的那些女人看起来都生活的很好,可是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病比我的还厉害。她说,我已经很幸运了,只要切除了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这次手术虽然痛苦,但这个部位已经出了问题,留着它有害无益。她让我坚强一点,多想想家庭,想想孩子,想想今后的幸福生活。她可真会劝人,我当时谢了她,我现在还想说,真的谢谢你,这位胖医生。
  
  另一位,瘦医生,应该是麻醉师了,她让我侧身躺着,双臂抱紧双膝,尽量让身体蜷缩在一起,为了使腰部突出,她要在腰部给我打麻药了。腰部十几秒钟的刺痛之后,疼痛消失,麻木的感觉从腰部开始扩散。麻醉师告诉我,快点平躺着,要不一会儿自己就动不了了。我以最快的速度躺好,我的左手戴上了监控心脏和血压的仪器,右手输液。胖医生问我是否要用镇痛泵,我说,要,肯定要的,我最怕疼了,只要能减轻疼痛,用什么方法都可以。镇痛泵是一个小的仪器,里面有一定量的麻药,它能缓缓的向身体里输入一定剂量的麻药,以减轻术后的疼痛。胖医生告诉我,不要以为用了镇痛泵就一点不疼了,只能帮助缓解部分疼痛。能减轻一点是一点,多少对我都是一些安慰。镇痛泵接在了我右手的输液处。
  
  主刀的两位医生进来了,我又告诉她,能保留的部位尽量给我保留。我知道现在卵巢囊肿的发病率也很高,我怕自己也有,我怕失去卵巢,如果卵巢也出现问题摘除了,那我可彻底完蛋了,就会很快苍老很多,想想都可怕。医生明白了我的意思,她让我放心吧,有囊肿会给我剥离。说好了保留卵巢的,我放心了。说完这些话,我的眼睛就睁不开,想睡觉了,医生告诉我,快睡觉吧,睡一觉就完事了。
  
  等我一觉醒来,就听到医生说,可以缝刀口了,我告诉医生给我缝的漂亮点,医生笑了,说知道了。这次刀口是在原来刨腹产的老刀口上切的,要把原来的刀疤全部切掉,再缝好。因为刀疤上没有神经了,刀口不爱愈合。医生这么做也是为了病人的美观。整个手术用了一个多小时。一切结束后,我被抬到了推车上,被推到一个房间里等待。因为切下来的肌瘤要去做病理化验,半个多小时后,有人通知我结果是良性的。我被推出了手术室的大门,老公在电梯口等着我呢。手术做完了,我心平静了,也释然了。
  
  这次手术,切除了子宫,宫颈,剥离了卵巢上的囊肿,保留了双侧卵巢。
  
  回到病房是下午1点,一个多小时以后,麻药的作用慢慢消失,疼痛一点一点袭来。护士反复叮嘱6小时内,不要枕枕头,平躺,不要动。对于一个健康的人,我想都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何况是手术后的人,真是一种折磨。疼痛由刀口处向全身辐射,一种说不出来的痛苦让人无法忍受。可能是我对麻药敏感吧,紧接着我的胃里就开始一阵紧似一阵的难受,我开始强烈的呕吐了。每吐一下,刀口就又像用刀割了一下疼痛难忍。几乎是十几分钟就侧身吐一次,我让护士给我打睡觉的针,或者给我吃点安眠药。我想睡着了就不知道痛苦了,可护士不同意,她们担心我睡着了,有些术后的反应和症状她们不能及时发现,对病人会有危险。她们是对病人负责,我理解她们。术后的这种反应和疼痛是因人而异的,身体素质决定了术后的表现症状和疼痛程度。身体素质好的没感到怎么痛苦就顺利的过关了。
  
  任凭痛苦折磨着,我无能为力,我感到那么无助,只能用呻吟来缓解。双手有监控仪器和输液,不能随意活动。老公和朋友也只能通过按摩我的双脚和腿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如果有人说度日如年,那我此时是度分钟如年了。直到晚上10点多,在我们的要求下,护士给我打了止吐的药,我吐的次数慢慢减少了。到了凌晨4点多,呕吐停止了,输液也结束了,我睡着了。
  
  上午8点,新的一轮输液开始了。还好,监控仪器撤掉,左手可以自由活动了。呕吐又出现了几次,但轻多了。所谓的翻身,也只限于轻微的侧身,大多还是平躺着,刀口还在痛,又插着导尿管,想坐又坐不了。也许是不能随心活动,躺的太久的缘故,身体里所有的骨缝像有虫子在啃噬,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滋味,让我心烦意乱,用任何方法都难以转移和缓解这种苦楚。这种痛苦远远大于刀口的疼痛。尽管我一天两夜没怎么睡觉,此时的我一点睡意都没用,只能几经崩溃的苦苦的熬着。我盼着时间能过的快点,再快点,盼着明天一切都能好一点。我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快要挺不住,快要崩溃了。事后想到这里,这时候能吃一片安眠药,能睡觉是减轻痛苦和熬过这一天最好的方法。
    
  这次输液到凌晨1点多结束,这一夜我睡了几个小时。第三天早上,护士把尿管和阵痛泵都撤了。我像卸掉了枷锁一样,从身体到心里都轻松豁然。我急切的被扶着坐起来,能这样变换姿势,痛苦立刻减轻了一多半,刀口也没那么疼了。这次手术让我又一次体会到,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痛苦,在你感觉实在挺不住了,快要崩溃的时候,只要你再坚持一下,再咬咬牙,曙光就会来临,你就会成功,就会胜利。
  
  第三天,虽然输液,但是我可以被扶着慢慢的起床,慢慢的走到卫生间,只要有尿我就起来,借机活动,尽量多站一会儿,我的感觉是能站着真好。都说好受不如躺着,那我说,说这话的人没有体会到被迫躺着的滋味,让他一动不动的躺一天,他肯定再也不会说躺着最舒服了。
  
  这一天的输液到晚上11点多结束。从能下地活动开始,我也开始能喝流食了,有种重生的感觉。第四天情况更好,不用输液了,我们都轻松的策划着第七天就可以出院了。
  
  刀口上每天要外敷中药,目的是吸收水分保持刀口处干燥。第五天晚上,照例我们要把中药拿掉,刀口上的纱布湿了,要找医生换新的。我的主治医生都下班了,来了一位年轻女医生,苏医生,她看了一下我的刀口,表情沉下来,摇摇头说,刀口出油了,需要把里面的液体挤出来。老公也看到了刀口有亮晶晶的液体,我们都惊呆了,怎么会这样,我们从没听说过会出现这种情况,刀口还要挤。苏医生很耐心的告诉我们,在老刀疤上切的刀口,原来没有神经的地方可能没切干净,由于没有神经,导致刀口愈合不好,就容易出现这种现象。必须把里面的液体挤出来,挤多少次不一定,直到不出液体刀口完全愈合为止。如果不挤,液体在里面积累就会感染,到那时就只有把刀口重新切开,清除干净再缝合,那时候就更遭罪了。
  
  这一刻之前我还暗自庆幸闯过了手术这一关,苏医生的话彻底击碎了我那些美好的憧憬,我又跌回了万丈深渊,刀口痊愈的日子又遥遥无期了。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又要从零开始。我不想再挨刀了,没有第三个选择,只有挤了。
  
  晚上8点多,苏医生一进屋,我的心紧张的要蹦出来了,她那年轻的手那么有力气,疼的我撕心裂肺,大汗淋漓。如果手术后的痛苦用呻吟可以缓解,那这个痛用嚎叫都不能转移。这几分钟的痛是我从未体会过,更是想象不到的。苏医生没有因为我的喊叫影响她,她轻声的安慰我,表情淡定,那么认真的完成了她的工作。她临走时又说,她很忙,让我休息一会,等她忙完了其他事情,半夜还要再挤一次。
  
  半个小时以后,刀口的疼痛慢慢消失。一想到几个小时后还要再经历难以承受的痛,我怕极了,而且这种痛无边无际,不知道还有多少次,我担心自己挺不住,用这种痛苦换取生命我宁可放弃生命。这个时候是老公,姐姐,朋友帮我分析现状,安慰鼓励我,让我为家庭孩子,为自己活下去,去享受生活,享受人生。正是有了他们的支持鼓励,我和老公开始想办法,怎样来减轻疼痛。我让老公去找苏医生软磨硬泡,给我吃安眠药或者打止痛针。不一会儿,苏医生过来告诉我,这样挤刀口的人很多,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不疼。吃安眠药和打止痛针都没用,吃了药也会疼醒,打了针疼痛的感觉也减轻不了多少。我本想让老公去做苏医生的思想工作,给我找个减痛的办法,结果老公回来告诉我,苏医生说为了我好,他们要一致做我的思想工作。没想到老公成了叛徒,我孤立无助了,看来没有任何希望,只有一个字:挺。
  
  身体在极度疼痛时,做出的动作是无意识,不能自控的。我怕疼起来手脚会伤到善良可爱的苏医生,老公想了个办法,把我的脚绑在床头,他按住我的手。第二次挤刀口,虽有思想准备,但还是在压低的喊叫声中,大汗淋漓的挺过去了。我当时想那些被捕的革命先驱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是以怎样的毅力克服疼痛的,我佩服他们,向先辈们致敬。
  
  值了一夜班的苏医生,早晨下班前又给我挤了一次,她不是我的主治医生,却对我如此负责,她对工作认真严谨的态度感动了我,她的善良感动了我。我全力配合她,尽量给她节约时间,不给她添麻烦。我在这里真诚的说一声:谢谢你,可爱善良的苏医生,你如此敬业,定会成为最出色,最权威的学者。
  
  此后的两天,给我换纱布的也是两个年轻的值班女医生,但她们没有多问,没有表情,冷漠的,机械的换好,伤口好像看都没看。这样的医生,病人就是晴天的心情,也变成阴天了,这样的医生平时的工作可见一斑。还有那些忙碌的护士们,有的人总是面带微笑,工作认真负责。尤其是在换药瓶的时候,她们确认一切正常才离开,这样的人,我总能和她聊几句,彼此问候一下。看着她们,自己的心情都变得舒畅了。而个别的护士,表情冷漠,工作又不认真。
  
  那些认真负责,面带笑容,和蔼可亲的医生护士,给病人温暖,像长期阴霾的天气里,看到了一丝阳光。而那些表情麻木冷若冰霜的医生护士,给承受痛苦的心灵上又撒上了一层霜。
  
  第七天,一上班,我的主治医生就来看我了,查看了刀口后,她们说,明天我可以出院了,我当然是求之不得。医生说我在出院之前要打一针,进口药,是抑制雌性激素分泌的。我的肌瘤是由于卵巢分泌雌性激素过多引起的,肌瘤的位置又长在了静脉血管上,很危险。在手术中途,医生停下来找过我老公,她建议将卵巢也摘除了,要不雌性激素过多,以后还可能在其他位置长瘤。我和老公手术前商量过不摘卵巢的。老公问医生如果不摘,有没有别的办法。医生说,那就打这种针来抑制激素。医生是在老公签字保留卵巢,后果自负的前提下,没给我摘除卵巢的。
  
  这一天,我拆了线,在肚皮上打了针。和我同时拆线的病友,她们的刀口都长的很好,没有出现问题。
  
  第八天,我顺利出院了。回到家,安静,舒适,吃的也可口,心情好了,人也轻松了很多。
  
  老公自学成了我的护士,他买回来必备用品,每天给我挤两次刀口,消毒,包扎,是个很合格的护士,刀口有了明显的好转。
  
  然而,第十一天下午,又出现了意外。肚皮里面切除宫颈部位的刀口出血了,像来月经一样在流血。我吓坏了,立刻打电话咨询医院里的医生。医生说个别病人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里面的刀口是用可溶解的线缝合的,十天左右,线会溶化脱落,缝线时可能穿过毛细血管,这样毛细血管会出血。只要量不大,达不到要换卫生巾的程度,就不用去医院。如果量大就要去医院止血了。当时是周五,我想再观察看看,看事态的发展,我不想冒然回医院止血,毕竟路远不方便。接下来的两夜一天,血量依然不少不多,我在坚持着,不断说服自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周日上午,血量越来越少了,到了下午血终于停了,我紧张不安的心又一次轻松了,这次我是用坚持闯过了这一关。
  
  这两天是休息日,只有值班医生,我的主治医生不在,别人对我的情况可能不了解。如果不是周日,我可能早去医院了。
  
  以后的日子,每天照样是挤两次刀口。可能是刀口愈合的越来越好,也可能是我对这种疼痛有了抵抗力和承受力,后来我不再喊叫了,只是咬紧牙,表情痛苦着就挺过去了。接近一个月的时候,刀口完全长好了,我能自由活动了,也能在家里干一些家务。现在两个多月了,除了体力上还不如从前,身体各项机能都恢复的很好,夫妻生活也没有任何影响。
  
  回顾这次手术,是老天让我经历种种磨难,尝遍各种痛苦,我感谢老天,让我丰富了人生。常言道:没用过不去的火焰山。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褔。这些话真是千真万确。这次手术我还深刻的体会到,孤独和绝望会放大痛苦,有了家人和朋友的悉心照料,鼓励和安慰,痛苦是会缩小,人也变得坚强,什么困难都不可怕,都能战胜。
  
  人只有经历过痛苦,才更加珍惜身体健康。所以我们要感谢上帝给我们身体健康的每一天。
  
  跟我有相同病症的朋友们,我只想把我的经历,感受,感悟告诉你们,我的经验供你们借鉴。该手术就手术,疼痛很快就过去,美好的生活等待我们去享受。

  
  本文来源于:39健康博客http://blog.39.net/%CE%E2%C0%CF%CA%A6/a_4405096.html
  
  

请医生答疑解惑,可扫描右边二维码加99子宫网医生微信;

与病友交流互动,可加肌瘤/腺肌症QQ交流群 161339720

肌瘤/腺肌症交流群二维码
1

关于99子宫网 |  子宫肌瘤 |  子宫百科 |  子宫肌瘤症状 |  治疗方式 |  子宫保健 |  海扶超声消融术 |  子宫颈炎 |  精华荟萃

渝ICP备09006776号 渝卫网审字2009-2号 公安备案号 50019002500146

电话:023-68881978 邮箱:zigong99@126.com 99子宫网QQ号:100917995

扫一扫,关注官方微信,掌握子宫知识!
99子宫网
子宫肌瘤问诊
子宫科普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整治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承诺书

整治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责任状

违规帐号举报电话:023-68881978

违规帐号举报邮箱:zigong99@126.com

成功举报后,经查实将获得论坛5000健康币!

标题 作者
×